第4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大抵是听到殷扬同意了,龙大爷马上从高景的大风衣口袋里头钻出来,嚷嚷着让高景赶紧交饭钱,要交两人份的。

    高景恨不得把龙大爷塞回风衣里,“你哪里算是人!交什么份子钱!”有这么给房东破财的么?

    殷扬点点头,“没错,两人份的。我殷扬收费向来是按头计费,人头龙头妖头都算。”

    高景:“……”

    肖业听着殷扬一本正经地管自己学生收费,实在觉得崩坏,忍不住转身进了厨房——再说了,他这个大厨还没发话呢,这人倒是先替他收起费用来了。

    龙大爷上回就听到高景和那小丫头提过什么时候再来蹭顿饭吃,龙大爷都不需要用他的龙脑袋想想就知道这儿的饭菜肯定好吃,所以这一回一听高景要过来,龙大爷立刻就飞进了高景的风衣口袋里。

    龙大爷难得安安静静地待在高景的风衣口袋里,等高景走了一半路了,才冒出个脑袋和房东报备了一声,表示房客也一起出来了。

    高景冷不丁看到龙大爷的时候差点就要把外套脱了扔了,他就说今天怎么觉得风衣格外沉,敢情多了个龙大爷。要不是路走了一大半了,他就把龙大爷送回家了。

    好生气哦。

    龙大爷得意地昂昂脑袋,见高景不打算把自己强行送回家,便心安理得地缩回了口袋里,虽然空间小,但是胜在暖和,有些畏寒的龙大爷对高景的口袋很是喜欢。

    蹭完了一顿晚饭,高景抹抹嘴巴——顺便给龙大爷也擦了擦,毕竟是要钻自己风衣口袋里头的——他满足地站起身告辞。

    “老师约了明天白天去那小孩家里,你来么?”唐芸问道。

    “这个我就不去了吧。”高景挠挠头发,他又不是要学医,看病还跟去也太敬业了吧。

    “好吧。”唐芸耸耸肩膀,她是要跟去的,不知道那对奇葩父母会不会再做出让她瞠目结舌的事情来。

    第二天殷扬带着唐芸如约去了钱方家里给钱方看病,肖业有自己私人饭馆的业务要忙,听说这次是到人家里给人看病,觉得没什么危险便没有跟去。

    到了钱方家里,钱妈妈出来接迎,殷扬一进门,就闻到了几股不同的香薰混杂在一起,形成极其诡异熏人的味道,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钱妈妈小心翼翼地看着殷扬的脸色,一看殷扬皱起了眉毛,立马有些慌乱,问道,“殷医生,是有什么问题么?”

    唐芸早就直接拿手当扇子扇开了,听到钱妈妈出声,立马呛道,“您家里是点了几个牌子的熏香啊?蟑螂都能给直接熏死了。”

    钱妈妈见殷扬没发声,反而是身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片子出言呛声,心下有些不快,不过顾及到对方是殷扬带来的,只是压下火气笑笑,“哪儿的话呀,这不是听人说点些熏香有助于放缓神经么,我儿子今年高考,怕他压力太大,所以天天点着呢。”

    又是听人说。唐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就算要纾解压力也犯不着家里每个房间角落里头都点一盘吧?还都是不同味道的。唐芸觉得说不定钱方那病就是被这熏香熏出来的。她在这屋里待了十来分钟就觉得被熏香熏得头疼了。

    殷扬没多说什么,无声地动了动嘴唇,便把鼻尖萦绕的一股气味给屏蔽掉了,余光看了眼一脸嫌弃的唐芸,微微笑了一下,却没什么动作。

    殷扬表示,忍字头上一把刀,能忍才能成大事。

    走进卧室里看到了卧床的钱方,脸色是不大好,问了几句话后就开始咳嗽个不停,殷扬给钱方把了把脉像,却只得出了一个体寒的症状,理应不该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

    殷扬又看了看对方的舌苔,换了只手继续诊脉。

    过了几分钟,他微微叹口气,果然他就该知道寻常看病的单子在他这儿就是个稀有品种。

    这钱方估摸着肯定还是被什么东西缠着了,年纪轻轻,身体里的寒气就那么足,定是从小到大就和什么东西相处久了,积攒起来的。日久天长了,便压垮了身体。

    殷扬看了眼钱母,在心里估计对方的接受能力如何,毕竟对方找上他,只当他是个普通医生,医术高明了点,而不是当他是个铲妖除魔的异人,贸贸然跟对方说,她儿子之所以卧床不起,实则是因为有阴鬼缠身寒气太重,保不准对方就要把他和唐芸两人轰出去。

    钱母听到殷扬叹了口气,立马提起了一颗心,忙问道,“怎么样?我儿子他病得很严重么?”

    殷扬顿了两秒,道,“我想和之前给钱方看过病的医生聊聊,不知道方不方便?”

    钱母忙不迭地点头,“方便,方便,那医生我们熟悉,我去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时候有时间。”

    殷扬微微点头,看着钱母急急忙忙出去了,转身对一脸茫然地唐芸说道,“不是生病。”

    唐芸哦了一声,她就说嘛,怎么可能有她老师一个人应付不了的毛病。

    “那把钱方妈妈支出去是为了什么?”唐芸问道。

    殷扬看了眼病床上闭着眼,眼皮底下眼珠子却在转动的钱方,拉着唐芸出了卧室,把卧室房门带上,轻声道,“钱方应该是从小就接触了不干净的东西,我看那东西一直跟着他没离开过。”

    唐芸冷不丁听见殷扬故意压低了的声音,加上前面不自然地出门掩饰,忍不住就打了个寒噤,“你是说,你刚才在那屋里看到了,除了我们仨以外的第四个人?”

    她忍不住就想着,是不是在那钱方床前,至始至终站着个鬼,高高瘦瘦,垂着肩膀,脖子长长的,不自然地弯在一侧,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的钱方,咧着嘴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奈奈羊】投了一颗地雷~

    感谢【奈奈羊】投了一颗地雷~

    感谢【奈奈君】投了一颗地雷~

    哈哈哈看到名字觉得你们两人应该聊一聊233333【喂】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木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