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听到殷扬的话,钱方父母两人脸色具是煞白,嘴唇抖索说不出一句话来。

    让人有些无从下手的沉默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直到床上的钱方猛地发出一声嘶嘶的抽气声,把几个人的注意拉了回来,钱方母亲连忙走近了,钱方嘴唇有些发紫,一副呼吸困难的模样。

    钱方母亲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摸着儿子消瘦的脸颊看向殷扬,“求求你救救我儿吧,求求你……”

    唐芸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心里虽然有些不忍,却还是小声嘀咕了一句,“做了那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报应到后代身上也该想到了吧?真是活该。”

    殷扬听见唐芸说的,冷笑了一声,纠正道,“不能那么说。这报应要是报应在那两人身上,那才叫活该;报应在钱方身上,那叫滥杀无辜。”

    他猛地一抬手,钱方母亲只觉得迎面猛地一道劲风从她脸颊边上掠去,刮得她脸颊生疼,她惊疑地睁大眼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破了点皮流了点血,她刚想张嘴说什么,就听到自己老伴儿突地大叫一声,指着自己身侧。

    她顺着老伴儿指的方向转头一看,吓得跳了起来,“啊——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一个人形模样的东西像是被钉在墙上一般动弹不得,面容狰狞,头发和身上的寿衣湿哒哒地紧紧贴着身子,十指岣嵝成爪做着无用的攻击,不断地想要伸向床上的钱方。

    “这是什么东西?”殷扬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尤其好笑的笑话,“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来了?您可真是位好母亲。”

    钱方母亲一愣,猛地后退两步,连连摇头,“不可能的,我女儿早就死了,这怎么可能是我女儿!”

    “你忘了,你不是把你女儿的灵魂圈在这幢老屋周围了么?冷不丁看到怎么还会那么惊讶?”殷扬嗤笑道,“哦也是,可能你没想过,赵莉死后会变成这幅模样吧?是不是在你心里,死后的赵莉还是和生前一样不声不响唯唯诺诺?”

    钱方母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这时候,那被殷扬钉在墙壁上的赵莉抬起了头,一双眼直直看向了她,那张脸上,眼眉中庭的部位少了一块肉,深可见骨,加上赵莉脸上的狰狞,看起来骇人得很。

    那块肉,是被她亲手挖去的。

    那时候赵莉死了,在火化场里,有人说人死后七天里魂魄都还在人世间停留着,未成年人的亡魂若是进了家门就会给全家招致厄运,如果把这最靠近双眼部位的肉剜去,那么魂魄便认不得回家的路了。她也不知道怎么的,鬼迷心窍一般,明明刚死了女儿心里悲恸得不得了,却架不住对方嘴里说的可怕后果,听信了那人的话,拿了把小刀……

    那人又说亡魂虽然进不得家门,但用些特殊手段,却是能够让它们在天之灵护宅镇家的,她信了,想着自家女儿总不可能会还他们,于是听了那人的话,拿了赵莉的头发和牙齿,又弄来蜈蚣放进陶罐里,赵莉眉眼中庭被她剜去的那块肉也丢了进去,一并埋在了老屋的前院角落里。

    后来赵莉的骨灰被她撒进了江里,墓园里的一座墓碑要十多万,值一部车子了,现在不是流行海葬么?这儿没海,就江葬了。后来头七过了,她梦到赵莉对着她喊江里冷,有东西在咬她,把她吓得醒了过来,连忙烧了不少赵莉过去的旧衣服。

    虽然烧完她就后悔了,头七都过了,就算有灵魂这一说,也该被引魂的黑白无常勾走了,哪里还会来她梦里托梦呢?白瞎了这些好衣服了。

    却没想到……

    钱方母亲哆哆嗦嗦地看着赵莉,嘴里低声念着菩萨保佑,不断地后退。唐芸听见了,嗤笑了一声,说道,“喊菩萨保佑要是有用,这天下什么人都敢干尽缺心眼的事儿了!”

    赵莉的魂魄现在被殷扬锁着,和菩萨有半毛钱关系?

    “赵莉。”殷扬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警示意味,就见赵莉原本蠢蠢欲动地双手停了下来,安分地垂在两侧,她微微转了转头颅,看向殷扬,眼里露出几分疑惑。

    “你为何要伤害钱方?”殷扬喝问道。

    赵莉现在还没有做过损人性命的事情,虽在人间停留过久,但是要带回阴间重新转世投胎也不是不行,殷扬刨根问底,也是为了之后黑白无常来引魂摆渡的时候,有东西可答。

    “我,我没有……”赵莉细声细气地回道,一双眼里流露出恐惧的色彩,“弟弟要高考了,高考很辛苦很可怕的,爸爸妈妈会打弟弟、骂弟弟,弟弟死了,和我一样,就不用被他们又打又骂了……”

    “死了,就解脱了……”赵莉脸上浮现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倒是真的真心诚意是这样觉得的。

    殷扬听到赵莉的回答,一时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如果真如赵莉这样说的,难怪钱方到了高三,身体每况愈下。

    钱方的喉咙没再被赵莉锁着,呼吸通畅了许多,脸上渐渐有了血色,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周围站了那么多人,一愣,“爸,妈。”他喊了一声。

    钱方父母脸上露出些欣喜,却不敢靠近过去,隔着三四米朝着钱方挤出一个笑容。

    钱方转了转头,看到床头墙壁上钉着的赵莉,脸上一惊,失声叫了出来。

    “弟弟,弟弟,不要怕我。”赵莉忙摆手,无措地往后缩着身子,手指摆弄着头发,想把自己弄得没那么可怖。

    不知道是血缘的奇妙还是钱方确实感受到了来自赵莉身上的善意,他没再露出受惊的模样,渐渐冷静下来,他忍不住盯着赵莉看了几秒,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对方那么熟悉了,“你是小时候救我的那个人?”

    赵莉有些惊讶,随即惊喜地点点头,“弟弟记得我呀?”

    那年钱方四岁,父亲带他出去玩,结果不慎落了水,被救上岸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大姐姐抱着她,身上都湿了,后来他问父亲救他的那个大姐姐去了哪里,父亲一直没给个答案,只说他眼花了。

    殷扬也有些惊讶,没想到钱方小时候居然看得到鬼魂,不过却是有人八字轻,尤其在孩童时候容易碰到不干净的东西,虽然是极少部分。

    钱方父亲呆了呆,钱方小时候一直问他救他的大姐姐是谁,他只说小孩子看错了眼花了,那江那么急,寻常大人下去救人保不准都要搭进一条性命,更何况是个女孩子?他只当是有好心人做了好事没留名,却没想到那“好心人” 居然是自家女儿的亡魂……

    “既然你无心害人,那么我就送你去投胎转世,来世为人投个好人家。”殷扬了解了这事情的始末后,心里轻叹一口气,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古铜币来,往上一抛,古铜币悬在半空中。

    “我要带弟弟走的。”赵莉害怕地往后缩,嘴里却执着得不行,“弟弟活着是要受苦的,我不要弟弟被爸妈打。”

    殷扬手一顿,看向那对夫妻,“既然赵莉这样说了,你们表个态吧。”

    “表态?表、表什么态?”那对夫妻两个恍恍惚惚不明白殷扬的意思,看到殷扬有些不耐的眼神后,一顿,很快反应过来,“我们,我们绝不会打骂你弟弟的,不会的,你别带你弟弟走……”

    “真的吗?”赵莉歪歪头,“那为什么那时候你们要打我、骂我?说我是垃圾?为什么?”

    “……是我们不好,是我们不对……”钱方父亲闭上眼哽咽道,“真的,这次不会了……”

    “真的?”赵莉猛地振开殷扬的束缚,飞到那对夫妻跟前,绕着两人转了一圈,把头凑到两人低垂的脑袋跟前,盯着两人的眼睛看了许久,说道,“那我相信你们一次哦。”

    她说完,又到钱方床前,“弟弟,要是爸妈打你骂你了,你就来找姐姐吧,姐姐会一直陪着你的呀。”

    殷扬微微皱眉,果然,赵莉说完这句话后,飞身钻进了地上那小小的陶罐里,陶罐的盖子猛地盖上封住,陶罐在地上晃荡了两圈后稳住,一切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叹息了一声,把古币收了起来,没想到赵莉竟然甘心被困在这块地方,为这家人家守着宅子。

    钱方父母被眼前这一出唬的一愣,“这,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殷扬勾起嘴角,眼里却不带笑,“意思就是,你们原本的愿望实现了,恭喜你们。”

    他们用尽下作手段,困人魂魄,结果到最后,却不想那亡魂竟心甘情愿为这样一家人困住,守着护着。

    殷扬拿出一张黄色符纸放在掌心,掌心生出一股火苗将符纸化成灰烬,然后尽数存进储瓶里,他把那放了符纸灰烬的储瓶丢给钱方,道,“贴身带着,防阴气损体。”

    他看了眼那对夫妻,至于那两人,那点阴气就当是做了那么多糟心事的报应吧。

    他蹲下身,把陶罐拿起来,“至于你,我赠你一道念意,让你不至于被时间馋食光了理智和护你弟弟周全的初心。”他轻声道,心念一动,便见一道微光闪进陶罐里,陶罐微微颤动两下后恢复了平静。

    殷扬把陶罐交给那对夫妻,“好好供着。”他说道,毫不客气,最后收了几万大洋作为劳务费。

    几万块,对这家人家谈不上小数目,却也不至于拿出来就揭不开锅,不过是让那两夫妻肉疼一段时间罢了。他笑了笑,这点惩戒算不得什么,但是如果赵莉夜夜进那对夫妻的梦里,恐怕会是一个大快人心的报复了。

    他的那道念意,足够让赵莉做她想做的,但如果一旦做出损人性命的过界之事,他会立刻收到警告。殷扬最后看了眼被放在最中央的陶罐,希望那女孩能保持初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奈奈羊】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么么哒~

    *赵莉的亡魂其实是离不开那幢老屋的,但是因为钱方母亲把赵莉的骨灰撒在江里,所以赵莉便能在那条江里活动,能救掉入江里的钱方。

    这个故事结束啦~又拖了六章orz接下去发cp糖吧ww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