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幢老式公寓立在一片被拆迁的旧址中间,周围一圈是正在动工的工地,殷扬肖业几人按唐芸问来的地址拜访了新“客人”的住处。

    整幢公寓有二十八层,对方住在十楼,楼栋里有两个电梯,按照单层、双层运行,殷扬他们来的时候,偏偏遇到电梯维修,两个电梯都乘不了,只好靠两条腿一层一层爬上去。

    殷扬脚步顿了顿,肖业敏感地注意到了有什么东西像是一闪而过般从电梯里掠了出去,唐芸和高景两个还没心没肺地边往楼梯间走去,边走边抱怨着两个电梯怎么能同时维修,让住这儿高层的老人家怎么办?

    肖业看向殷扬,“你也注意到了吧。”

    “嗯,先上去再说。”殷扬收回视线说道。

    四个人爬上十楼,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一间公寓门前,唐芸咦了一声,“汪小姐?”

    那女人听到声音忙转过身来,看到唐芸一行人,眼里迸出惊喜的光来,她压低了声音惊喜道,“唐小姐!”她看向其他几人,“这几位想必就是唐小姐说的,能解决这类事情的师傅们了吧?”

    高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殷扬和肖业两个老妖怪面前被人喊师傅,他干咳了一声,扯开话题道,“唐小姐,你喉咙怎么了么?怎么说话声音那么轻?”

    “噗。”估计是唐芸,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恐怕是怕惊扰了什么东西吧。”肖业见那汪小姐眼里露出几分讪讪,便好心地解围道。一旁的唐芸听了撇撇嘴,知道的是在解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吓唬人恶作剧呢,这肖帅哥是不是故意的啊?

    汪小姐脸色在听到肖业的那句话后猛地一变,眼里露出几分恐惧又有几分激动,“你,你也听到了那声音是不是?”

    肖业闻言眉头微蹙,上前两步,唐芸高景两人脸色也严肃起来——他们,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我们先进去吧。”殷扬打破了这短暂得让人有几分心慌的沉默,示意让汪小姐开门。

    大概是因为肖业说的那句话,汪小姐仿佛认定了对方和她一样都听到了那奇怪的声音,听到殷扬的话,压下心里的不安和恐慌把钥匙插入门眼里。

    门一打开,便传出一股樟脑丸的味道,像是许久没有通风过似的。

    “自从喊了几回物业的人上来没有用后,我就没敢再住在这儿了。”汪诗韵,也就是那汪小姐说道,“可能隔得时间久了点,有股味道。”她略带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今天她来早了近半个小时就是想先进屋开窗通风的,却没想到站在屋门口就让她又一次听到了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声,把她悚得门都不敢开,直到殷扬他们来了,才进来。

    “现在还听得到那种声音吗?”殷扬问道。

    汪诗韵闻言侧耳仔细听了听,随后摇头,脸上露出快要哭出来的神色,“又没了……”

    “这样……”殷扬环顾了下四周,问道,“介意我们四处看看么?”

    “不介意不介意。”汪诗韵忙摆手,“你们随便看。”

    唐芸高景闻言,两人各选了间房间,殷扬与肖业对视一眼后,肖业留在汪诗韵身边和对方聊了起来,殷扬则看起了其他地方。

    “汪小姐是一个人住?”肖业脸上带笑,随意问道。

    “嗯。”汪诗韵点头,“这里本来是我外公外婆的房子,两个老人被我爸妈接到身边一起生活了,这房子便空了出来,正巧离我上班的地方近,我就搬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肖业看了看四周,挑了挑眉毛,倒是一点都不像老人家住的风格。

    汪诗韵像是看出了肖业心里想的,说道,“这房子老了,总是漏水,所以我后来又请人重新装修了一下。”

    肖业笑了笑,“汪小姐眼光很好,装修得很漂亮。”

    汪诗韵显然对于这样夸奖的话很受用,脸上也带上几分笑容。

    “这房子上一任的房主是老人家?”殷扬看了一圈回来,见肖业和那女人相对站着脸上挂着笑,咳了一声走近问道,“我看客厅鞋柜上的角落有一瓶降糖片,治糖尿病的,应该不是汪小姐的吧?”

    “应该是我外婆的。”汪小姐说道。

    “这套房子是汪小姐外公外婆的。”肖业解释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问问。”殷扬笑笑,看向汪诗韵,“这么说来,汪小姐的外公外婆之前也是这在这里?那是不是也听到过什么奇怪的声音?”

    汪诗韵一愣,显然之前没想到这方面来,她迟疑地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没有吧,要是他们听到过的话,肯定会说的。”

    肖业很快反应过来殷扬的意思,嘴角轻轻上扬,“这么说来,也就是这套房子装修后才传出墙里有怪声的情况?”

    汪诗韵想了想,道,“差不多是这样吧……”

    这时候高景和唐芸两人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两人摊摊手,高景说道,“我翻遍了角落也没看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没什么收获。”

    汪诗韵突然脸色煞白,一手猛地抓住肖业的手臂,眼睛惊恐地瞪得浑圆,“来了。”

    “什么来了?”高景被汪诗韵的模样唬得一愣,问道。

    “静音。”殷扬闻言低喝了一声止道。

    高景忙闭上嘴,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唐芸同样紧闭着嘴,眼里带着偷乐的味道看了高景一眼。

    跟着老师出来,话一定要少。小学弟,多学着点吧。

    房子突然安静下来,仿佛静止了时间一般。

    “嗞——嚓——”

    微弱的声音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猛地变得无比清晰,殷扬等人猛地把视线投向了连接卧室与卫生间的那面墙,那怪异的声音便是从那堵墙里传出来的。

    就好像,有人被困在了墙里,用指甲刮挠着墙壁,日复一日,夜复一夜……

    几人大步走了过去,汪诗韵咬了咬牙,手背狠狠抹了抹眼泪也跟了上去。只不过她站在肖业身后,一手紧紧攥着肖业的衣服后摆,肖业眼角余光看了眼身后,无奈地微微摇头。

    殷扬见状似笑非笑地看了人一眼,把肖业看得动作一顿,突然觉得身后被汪诗韵抓住的衣摆有些烫人。

    高景和唐芸贴着墙壁摸索着,两人从两边往中间一点点靠拢,目光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找到了。”

    “这怪声应该是从这面镜子后面传出来的。”唐芸说道,打量着贴在墙面上的全身镜,伸手拉了拉,笑了,“呵,装得还挺牢。”

    高景翻了个白眼,就算再牢,这小姑奶奶要是想扯下来,还不是一眨眼的功夫?

    汪诗韵听见唐芸说的,下意识从肖业身后探出头往镜子里扫了眼,这一看,看得她花容失色尖叫出来,“有鬼!有鬼啊啊啊啊!”

    殷扬眉头一皱,这屋子里要是有鬼,他怎么会看不见?反而汪诗韵看得到?他往镜子里看了眼,视线猛地顿住,只见那镜子里的一个小角落处,居然映出了半张笑着的人脸,那半张脸白得毫无光泽,就像死人脸,唯有半张嘴像是涂抹了口红,红得极艳。

    那半张人脸上的笑容,看得人极其不舒服,嘴角弧度咧开得十分夸张,偏偏露出的单只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笑的神色。

    就好像……那半人脸上的嘴角是被人硬生生固定成了那样的弧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源是】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

    感谢【奈奈君】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

    送了小红包注意查收~

    ----------------------------------

    讲睡前故事咯【敲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