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汪诗韵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幅度极小地点了点头,“确如殷先生所言,不仅仅是墙角里传出奇怪的声音,甚至……”她话音未落,眼睛猛地睁得极大,像是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东西,她张了张嘴,嘴里发出像是喘不过气来的嘶嘶的呼气声。

    殷扬猛地站起来快步走到汪诗韵的身边,肖业下意识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看到,他转过头,便见到殷扬脸色凝重地慢慢收回手,“死了。”

    “……!?”

    咖啡厅里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情,基本上顾客都跑光了。

    警-察法医都赶来了,给殷扬肖业一行人做完了笔录,那边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是心脏猝停。

    警-察纳闷地盯着汪诗韵的尸体看,据笔录上的内容,汪诗韵死亡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汪诗韵脸上的表情却表明了,她死前所看到的东西,明显和笔录上所说的不一样。

    汪诗韵的眼睛还没被合上,直愣愣地看着对面,对面没人敢站着,都被瞪得瘆得慌,跑开了。

    警-察调来了咖啡厅的监视器,端详了半天,一老警-察狠狠抽了口烟,爆了句粗口,“他娘的,邪门了。”他吐出烟,说道,“我少说干警-察这一行也有十来年了,头一回看到她这样的,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被活活吓死的……”他说着,忍不住搓了两下胳膊。

    看完了监视器录像带,他们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他们都没看到汪诗韵对面除了殷扬一行人以外存在任何能吓死一个成年人的东西。

    为什么汪诗韵会露出那样的表情?这是不是说明,她看到了什么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是不是,这世上,真的有那些鬼怪的存在?一群原本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头一次生出了几分动摇。

    这件事情给那些人民的好伙伴们带来怎样的世界观刷新并不是殷扬他们所关心的,汪诗韵已经死了,死前她看到了什么,以及那半句没有说完的话成为了所有人凭空猜测里的东西,事实究竟如何已经无从考究。

    “再去看看汪诗韵的那套房子。”

    殷扬他们手上知道的、唯一和汪诗韵有关的东西,一样是在他们手里的那筒玉琮,还有一个便是那套有奇怪声响的房子。殷扬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圈,警察来之前他便把汪诗韵的那串钥匙收走了。

    高景张了张嘴,说道,“你就不怕把警察招来啊?”

    殷扬笑了笑,把钥匙扔给高景,“记住,任何第三方能够得到的消息,从来只是我想让他们知道了,他们才会知道。”

    “这串钥匙,除非我想他们查到我这儿来,不然他们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高景愣愣地接住钥匙,大概是被殷扬那股不容置疑的口气镇住了,连原因都想不起来问,点了点头,“哦。”

    唐芸啧着嘴,摇头晃脑,“嚣张,嚣张啊!”

    “还不上车?”殷扬挑了挑眉毛,两个学生忙跳上车,一把把车门关上。

    殷扬他们到了汪诗韵的住所,迎面碰上之前替汪诗韵重新装修的那个张工,几个人也算认识,互相点了点头。

    张工眼睛扫了扫,动作微微一顿,说道,“汪小姐?”

    高景和唐芸两人听着张工那带点疑惑的语气,就像是看到汪诗韵的亡魂在他们之间似的,忍不住头皮一麻,还是肖业明白对方的意思,微微点头,说道,“汪小姐死了。”

    张工脸上露出些许遗憾的神色,却没有意外,他低声自语道,“还是没有逃过啊……”他说得极轻,偏偏殷扬肖业这几人都是耳力极好的人,殷扬抓住了张工的话,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你们别误会。”张工意外了下殷扬居然听清了自己说了什么,随即看到其他唐芸高景两人脸上的怀疑,忙解释道,“我也只是心里有所猜测而已。”他不得不解释起来。

    原来早在张工的装修团队替汪诗韵装潢屋子之前,她的房子就已经陆陆续续出现奇怪的情况,墙里的刮挠声音也是那时候开始的。那次张工收工得晚,他一个人留下做收尾的工作,便听到了那一阵续一阵的,仿佛用手指甲恶狠狠划过水泥墙壁的声音。

    他当下脸色便变了,做他们这一行的,看过的、听过的怪事不少,墙里会传出这样的声音,多是房里有枉死之鬼,又或是外边带进来的鬼,总之不干净。他对这类东西倒是了解不少,一点也没怀疑自己的判断,直接放下了东西走人,等到了第二天汪诗韵来收房,他本着好心稍稍提醒了下对方,哪知道对方突然就柳眉倒竖,怒叱了他一顿。

    “那汪小姐倒是有些不识好歹。”高景听着张工说的,咂咂嘴哼了一声。

    张工笑了笑,“做这类服务行业的,早就习惯了主顾的喜怒无常了,这算什么?反正汪小姐钱付得不少,我拿了钱分了弟兄们,后来就在我差不多快把这件事抛到脑后的时候,汪小姐又找到我了。”

    “恐怕汪小姐把我当成那些专门对付这类事情的奇能异士了。”张工耸了耸肩膀,“她求我帮她看看房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之前她骂了你一顿,你还帮她?”唐芸挑眉问道。

    “拿人钱财给人消灾嘛,汪小姐是个很慷慨的客人。”张工笑了笑,“不过我看了半天,也就看出她房里摆的东西有些邪门,尤其是里头有个白玉的装饰品,红丝儿在里头缠着,看着就有股邪气朝脑门上头蹿。我就劝她把那白玉货儿弄走。”

    殷扬微微点头,所以他和肖业才在典当行里找到了那筒玉琮。

    “后来隔了段时间,我在这儿附近开工,又遇到了汪小姐,”张工说道,“没想到汪小姐的脸色更差了,我一问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恐怕那鬼啊,已经彻底在她屋子里定下了,离不开了。”

    唐芸忍不住抖了抖,“你的意思是说,汪诗韵和一个鬼同住了一段时间?”

    张工点点头,“恐怕就是这样。”

    他继续说道,“我让汪小姐别再住下去了,再待在那间房子里,迟早要出人命,偏偏她就是不肯搬走。后来有一回她又请我去装修,别的装修小队都听说了她那房子闹鬼,不肯去,索性工程也不大,我便一个人做了,汪小姐那次也奇怪,一点都不在乎工期时间的长短。”

    “等等……”殷扬突然出声打断道,“你去汪小姐家里装修过两次?”

    张工被打断得有些莫名其妙,他点点头,问道,“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你继续说吧。”

    汪诗韵的房子装修过两回,可汪诗韵却只对他们说了其中一次……是故意隐瞒了,还是觉得无所谓所以忽略掉了?

    “我看汪小姐不乐意离开,于是便趁着动工的时候,在汪小姐那面全身镜里动了手脚,希望能吓走她。”张工继续道。

    “哦!那整蛊吓人的玩意儿敢情是你放的!”唐芸叫起来,那破鬼脸的模样当初可把她吓得不轻。

    “你们发现了?”张工有些意外,他点点头,道,“是我放的,汪小姐也确实被这东西吓得搬走了。我本以为事情结束了,却没想到后来又碰上了她和唐小姐谈话,想请你们来降服屋里的鬼。”

    “诶?那天你也在那家甜品店里?”唐芸有些疑惑,她怎么没注意到有张工这个人?

    张工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怕那鬼会缠上你们,所以在你们来的那天拿了块电梯维修的牌子放着,希望你们说不定会因此改期上门。”

    “所以那天电梯没坏?!”高景叫起来,十层楼梯啊!

    张工顿了顿,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其实我知道的、我做的也就这些了,我也是希望汪小姐不出事才做了这些事情,可没想到她还是躲不过去。”

    殷扬点了点头,说道,“她既然拿了不该她拿的东西,自然要付出些代价了。”

    张工脸色变了变,很快恢复成原样。

    “不打扰你了。”殷扬说道,摆明了在下驱逐令。

    张工脸上挂起一个笑,说道,“不打扰,那我就先走了。”

    等张工转身进了电梯离开,唐芸忍不住说道,“我怎么觉得那张工怪怪的?”

    “他就是怪怪的。”肖业笑了,这小妮子倒是挺敏感的。

    “我看他把我们当小孩子骗了。”高景哼哼着,那漏洞百出的一番话,能骗得了小爷?

    “进去再说。”殷扬打开门说道。

    唐芸搓搓手臂,好像又要和鬼共处一室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凇】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

    感谢【奈奈君】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

    打个广告咳,新文:当总裁遇到捡破烂的求收藏嘿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