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六十章·张工之死

    所谓五感生灵,说的便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五感的敏锐程度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尘埃在阳光里扬起,他们能看到;落叶飘零,他们能听到;稻谷成熟,他们能闻到;

    一切可以入口的食物在他们的嘴里仿佛分解成了一个个化学符号,清晰而明确地知道其中的每一个成分;

    入手的东西不再以软硬冷热作为贫乏的判断,他们甚至摸得出红木之下的纹理,而无需双眼的借助。

    这乍听下来似乎很神奇,很有趣,全世界焕然一新。

    但是,当汽车的鸣笛变成一道惊雷,当雷声轰鸣无异于近距离爆破,当细密的雨点变成针尖,这一切远超于常人的能力便成了可怕的负担,如同夜里的巨兽,虎视眈眈,吞噬他们脆弱的神经。

    殷扬之前在汪诗韵的卧室床前找到了一瓶已经服用了近大半的安眠药,便隐约有了假设,关于通灵六器的传言有许多,“得其一者,五感生灵”便是其中传得最像模像样的一条。

    如果说汪诗韵因为曾经持有六器之一的玉琮而有了这超越常人的五感能力,后来因为无法控制而变得敏感神经质,需要借助安眠药入眠,那么她听到墙壁里传来指甲刮挠的声音,说不定就是墙体的细微移动发出的声响,她喊来物业人员来查探,自然是听不见了。

    有了汪诗韵在前,加之张工的表现又是如此怪异,殷扬便猜测张工也是知晓通灵六器甚至有所专研,更有可能,他手里就有另一件玉器,所以殷扬稍加试探便引得张工露出了马脚。

    如果肖业之前的分析正确,那么无疑对方所做的一切便是冲着汪诗韵之前手里的那筒玉琮,而这筒玉琮,如今就在他们的手里。

    张工的脸色有些怪异精彩,他知道眼前一行人有些能力,其中尤其以殷扬为最,却从没想过这世上还有人会拥有与他一样的力量,甚至掌控能力远强于他。那个拥有玉琮的小妮子被这样的力量逼得神经质,他手上另一件玉器的上一个主人也同样如此,所以当他能控制住变得如此敏锐的五感,甚至凭借这些而完成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的时候,他的自负便无限膨胀,他甚至有了一种自己会站在全世界第一人之位的错觉。

    但殷扬和肖业出现,却让他的能力一再被挑战,在他狭义的世界观里,这就意味着对方也同样拥有六器中的某一样,甚至拥有的时间远早于他!他这样想着,眼里闪烁了几下,露出一丝贪欲。

    张工的神色变化落入殷扬的眼里,他微卷着唇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有些人得了外物的助力有了强大的力量,便以为这就是终极,便以为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那个,却不知道这世界向来不公平,他所窥到的不过是区区一隅,这世上有的是能力强大的异人,那所谓的五感生灵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既然殷先生能够猜到我手上有其中一样,想来你对这通灵六器也有着不小的兴趣。”张工眼睛转转,压下心里升起的贪念,说道,“既为同道中人,殷先生又何必做出这幅姿态?如果殷先生对汪小姐手上的那筒玉琮有兴趣,那么我让给殷先生就是了,权当交个朋友。”

    张权这人倒也是有几分小聪明,识时务,明白眼下的状况并不是能让他硬闯讨得好的,直接服了软,做了退步,却把话说得滴水不漏,仿佛极为大度一般。

    殷扬笑笑,手指轻敲着桌面,他淡淡道,“恐怕张先生误会了,我与张先生,可从来都不在一条道上。”他说得半点面子都不给,张工脸上的表情立刻难看起来。

    他看了张工一眼,像是被张工之前说的话逗笑了,“更何况,张先生所说的那筒玉琮,就在我手里,又哪来的‘让’之一字呢?”

    “不可能!”张工低吼了一声,他分明陪着汪诗韵去了典当行把那玉琮当了出去,现在时间未到,怎么可能落在殷扬手里?!

    “信或不信,都随你。”殷扬无所谓地笑了笑,他漫不经心地玩着肖业的手指,不经意道,“典当行的老板与我有些私交,要样东西又有何难?”

    肖业唰地把手收了回去,微微瞪了殷扬一眼。

    殷扬心情略好地勾了勾唇,看着眼前张工眼里惊疑不定,慢悠悠地说道,“其实这通灵六器与我而言没那么大的吸引力,你手里有几个我不在意,甚至你想夺了汪小姐原本有的那一个,我也不在意,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做的,就是害人性命,害的还是我委托人的性命,这我就不得不管了。”

    他说着,气势猛地凌厉起来,张工惊恐地张大眼睛,被放大的五官感知把这可怕的气势敏感锐化了数倍,浓重的、来自死亡的恐惧牢牢压着他,好像连呼吸都被夺走了。

    “你要做什么!?”他惊恐地尖叫着,脸上的温和假象终于破裂。

    “杀人偿命,难道这个道理你都不懂?”殷扬高高挑眉。

    “你没有权利决定我的生死!现在,现在是法治社会!”张工恐惧地牢牢贴着椅背,似乎这样就能与殷扬拉开距离,远离死亡的威胁似的。

    殷扬失笑,“你和我说法治社会?这和你做的可不太一样。”他不再多说什么,视线划过桌面,像是在思考用什么来作为杀人凶器似的。

    张工明白说什么都无用,他咬咬牙,猛地一拍胸口吐出一口精血,他大喝一声,“玉琥护我!”便见他胸膛光芒愈胜,一老虎形状的虚影隐约闪烁着。

    殷扬有些惊讶,“竟然能把玉琥器灵喊出来,我倒是小看你了。”

    玉琥器灵长啸一声,殷扬划出的这一小块独立空间竟然有些震颤,隐约有崩碎的模样,张工大喜,眼见逃脱有望,他恨声道,“今天在这里所受的一切,有朝一日必定百般奉还!”

    殷扬冷声道,“没有机会了。”

    他双手结印,手指上下翻飞,“镇压!”

    只见原本有些许奔溃迹象的空间壁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玉琥器灵的模样也猛地模糊许多,逐渐消散,张工脸色在此刻变得死气惨白。

    “狠话得在自己能百分百脱身的情况下放,知道么?现在打脸疼么?”高景见到这一幕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张工,还命的时间到了。”殷扬淡淡道,他伸出手,隔空虚握着张工的头颈,张工双眼猛地向外凸出,额头两侧青筋暴起,他无措地两手狠狠扒着自己头颈,却没办法把自己从被人狠狠扼住的窒息感里解救出来。

    殷扬收紧拳头,看着对面张工的挣扎一点点消停下来,最后仰瘫在座椅上,两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结束了。”

    他站起身,示意让高景扶着张工的尸体站起来,高景点点头,绕过桌子把张工搭在肩膀上,却没想到张工看着不胖,分量却不轻,加上死人不知道配合,高景试了几次,都没办法顺利地把人带起来。

    他有些尴尬地看向殷扬,殷扬顿了顿,说道,“让唐芸帮你吧。”

    高景:“……”

    唐芸得意地扬了扬眉毛,对着殷扬说道,“我一个人就行,小学弟在旁边搭把手反而碍着呢。”她说着,果然一人就把张工提了起来,轻轻松松地拎着对方的衣领。

    “太张扬。”殷扬说道。

    高景立马跟着道,“瞧见没,老师说你太张扬!”

    “我说,女孩子把一个成年男人扛出去,太张扬。”殷扬说道,看向高景。高景指的是唐芸的性格,他偏要唱反调,看着学生被噎得无话可说,心情大好。

    “咳,走走走,找个地方把人处置了再说。”高景摸摸鼻子,转开了话题。

    殷扬挥开结界,高景和唐芸两人把张工搀扶出去,店里的服务员见了忙走上前来关心,生怕这客人是因为店里的食物出了岔子。

    “他有些不舒服,没事。”唐芸说道,打发走了服务员。

    ……

    把事情的尾巴处理干净后,殷扬坐在诊所里拿着张工身上的那枚玉琥把玩,喃喃道,“这一回做了趟白工啊……”委托人死了,自然委托金的尾款也没了踪影。

    “嗤。”肖业听见了嗤了他一声,“六器之二都在你手上了,这收获不比那尾款来得少。”

    “我要它做什么?”殷扬不甚在意地把东西放到一边,“就算它真能让死者复生,我想要复活的人现在就在我面前了,我还有什么好求的?”

    肖业微微一愣,他轻咳了一声,心头微动,耳朵发烫,他挪开眼睛,不去看殷扬投来的视线。

    “你……”殷扬还想说什么,却被外头风风火火跑进来的高景打断了,高景一连串的“不好了不好了”听得殷扬直皱眉头,“什么事?”好不容易两人之前气氛稍微旖旎了些,再加把火就该上床了,却被这学生打断。

    “龙大爷不见了!”高景有些慌张地叫道,他这两天因为汪诗韵的案子都没怎么回过家,今天回了家,却猛然发现龙大爷不见了,自己给龙大爷准备的一个礼拜分量的吃食被吃得精光,这才过了四天!

    “你的意思是想说,龙大……苏泷是因为没东西吃了,饿了,所以跑了?”肖业抽抽嘴角。

    “是啊!”高景一脸担心,“老师,你说龙大爷会不会跑出去,把人家家里的宠物给吃了?”

    “……”殷扬捂着脸,他这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儿。

    “苏泷应该不至于这样……怎么说也是一条龙。”怎么可能因为饿了离家出走!

    高景一本正经辩解道,“你不知道,龙大爷现在就跟个小孩似的……”他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声从厨房里传出来。

    “高景你可算回来了!龙大爷想死你了!”一道明黄色的影子猛地从厨房里窜出来,左摇右摆、横冲直撞地朝着高景飞来。

    高景下意识地接住炮弹似的迎面飞来的小东西,入了手低头一看,才发现就是自己找了半天的龙大爷,他气急,扯着龙大爷脸上的龙须喊道,“你去哪了?!小爷不是让你好好看家别乱跑么!妈的要是被什么人抓起来了别指望小爷去救你!”

    龙大爷打了个嗝,“这不是饿了么。”它摆摆爪子,满不在乎道,一股子酒味从它嘴里传了出来,这里它来过一次,就记得饭菜好吃,它把高景留给它的零食吃光了就想着飞来这里找吃的,可惜实打实的吃食没找到,倒是让它翻到了几坛子好酒。

    之前刚把龙大爷的形象抬得很高的肖业打脸啪啪响。

    殷扬闻着熟悉的酒香,脸都沉了下来,他平生只有三个爱好,一是肖业,而是金钱,三是好酒,别墅底下的窖子里藏着的好酒他都没舍得喝,结果倒是被这不请自来的家伙喝去了。

    “高景,把这家伙给我带走!”殷扬咬牙道。

    作者有话要说:  咳,这故事终于被我拖完啦!下一个故事继续!可能会稍微有那么一丢丢吓人?先放龙大爷出来卖个萌~

    ---------------------------------------------------------

    感谢【奈奈君】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么么哒~谢谢关心=3=

    新文:当总裁遇到捡破烂的 新文求收藏=3=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