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六十八章·鬼影之佘曼(2)

    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虞小姐家中,殷扬说明了之后要做的一切事情后,虞小姐脸色都有些发青——要把那录像带里的鬼影主动召出来?什么毛病?

    “佘曼不肯离世,乃是心愿未完,只有完成了她的未解心愿,对方才能心甘情愿地步入轮回。”虞小姐虽没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但脸色的表情也让殷扬明白对方的心思,便开口解释道。

    虞小姐轻颔首表示明白,“那不妨这样,我便不在这儿打扰你们了,你们需要做什么无需征求我的意见,我要的只是结果,只要几位把那位小姐请走就好。”

    高景看着虞小姐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这走得干脆利落的,他也想。

    肖业看到高景的目光恋恋不舍,倒是有些摸不透了,“怎么?那么想跟着虞小姐一起走?我看之前那些鬼怪灵异的玩意儿也不比这个友善好看到哪里去,你怎么不怕?”

    高景继续叹气,说那是之前那些鬼怪没吓到他,他这回真被那录像带里的佘曼吓得不轻。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就怕过会儿一个眨眼的功夫,老师把佘曼召出来了,就直愣愣出现在他眼皮底下,那该有多吓人?

    肖业听着高景说得有板有眼,忍不住想了想那画面,还真有些瘆得慌,更何况,就殷扬的性子,偶尔恶趣味上来了,看高景害怕,真那么做也说不定。肖业琢磨着,不知道是不是该提醒一下,让高景把他的犹豫慌惧收一收。

    还没等肖业开口,殷扬听到了高景说的,便接了话茬过去,“听没听过一个词,以毒攻毒?”

    高景微微一愣,心里大概是猜到了殷扬的意思,但是又不想去相信,可怜巴巴地把目光转向肖业,问道,“……什么意思?”

    肖业怜悯地看了眼高景,不甚走心地安慰道,“没什么,也许也不是一件坏事。”

    高景:“……”

    殷扬做了些准备,拿着罗盘在虞小姐的房里走了一圈,选了整个房子里最聚阴的地方,画了个简易的八卦符阵,用来把召唤出来的鬼困住——佘曼虽然有些自己的意识,但多一层保障总是好的。

    然后再是一个铜钵,里头放了紫砂、红泥、和黄纸。

    准备工作结束,三个人便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等着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

    殷扬和肖业挨得紧,高景坐在一边一看就跟个电灯泡似的,他摸摸鼻子,心道下回还是把龙大爷带出来算了,有龙大爷在,他这电灯泡也不会显得那么亮了,也算不上孤家寡人受人刺激。至于龙大爷那小孩似的模样,大不了遇到尴尬的时候不适合小孩模样出现,就让龙大爷化成龙形钻进他衣服里去。

    到了距离凌晨三点还差一分钟的时候,殷扬关了电视,高景深呼吸了口气,脸上露出视死如归般的凝重。

    肖业噗嗤一声笑了,对着旁边打算喊出佘曼的殷扬说道,“你收的这徒弟还真是好玩。”

    高景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好玩?能被两个活了那么久的老妖怪说好玩,他觉得或许表面该意思意思表示荣幸一下。可惜现在他紧张得很,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欠奉。

    “是学生。”殷扬看了肖业一眼反驳道,然后看向高景,评价道,“是个会耍宝的。”

    肖业听到殷扬严肃地重申高景是学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一时口误。”

    长生的徒弟只有史青,殷扬的徒弟只有肖业,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老师,您赶紧把佘曼喊出来吧……”高景等得都快哭了,说不定殷扬再延个几分钟他就能夺门而出了,屋里的温度猛地降了下来,外面的空调主机像是没了力气似的,放出有气无力的□□。

    殷扬瞥了高景一眼,“急什么,那么想看到佘曼?”

    他勾起一个笑,“不过老师向来体贴学生,既然你那么想看到她,那就让你看吧。”

    他嘴唇微动,轻不可闻的声音飘在空中不待人听清便散了开去。

    高景心里一凛,只觉得周身温度又是骤降下去不少,他眼睛一眨不眨,生怕自己之前和肖业随口说的事情真的发生在他眼皮底下,他听到殷扬一声轻喝,一道纤长瘦弱的人影从空气里慢慢显了出来,就跟那卷录像带里的一样,双肩塌陷,头颅垂在一侧。

    人影背对着高景,这让高景松了口气。

    “转过身来,佘曼。”殷扬命令道,那道鬼影一颤,然后缓缓转了过来。

    高景呼吸一顿,这现实中看到的冲击力可比录像带里的大不少……

    佘曼就站在殷扬先前画好的简易八卦符阵内,也没有什么挣扎的举动,一双黑得没有半点光芒的瞳孔无神地看了过来,把高景盯得心里有些发毛。

    殷扬和肖业走了过去,高景脚步一抬,也大步跟了上去。

    那么近地看,才真正明白殷扬之前描述的,只有一层皮肉连接着头颅与脖颈之间究竟是什么样子。

    佘曼的头垂向右侧,和塌陷的肩膀紧贴,那是正常人无法做到的程度,越过了九十度直角。

    高景站得近,人又高,佘曼的头这样侧着,他便能清清楚楚看到那几乎断开的头颈之下的腐烂血肉。高景脸色微变,控制不住的反胃感从胃袋上涌,他忙转过头,撑着墙壁干呕。

    当初佘曼的尸体在搬运的过程中被不小心撞得分离,但是她死时,人头却是连着身体的,所以她的灵体还不至于是可怜的无头残缺之体。

    殷扬拿着之前放了紫砂红泥与黄纸的铜钵放在佘曼面前,“我知道你有心愿未了,这次召你出来,便是为了完成你未完的心愿,在这之后,希望你能自行落入轮回转世,不要再在阳间做过多停留。若是你能听懂我所说的,便在这黄纸上画出你的心愿吧。”

    黄纸可以是阴阳两界的传媒,和古铜币一样可以直接作用在灵体之上,寻常的除妖师常用它来镇妖,却不知道配合紫砂红泥能让无法接触阳间东西的弱小灵体在其上留下痕迹。

    这个方法是殷扬自己琢磨出来的,当年史青死了之后,即使他一双眼看得见灵,却看不见史青,但他不信对方会那样轻易离开,便发了疯似的想找个法子让对方能在阳间留下一些痕迹,他找了不少灵体做了试验,最后真让他寻到了办法,却始终找不到他的史青。

    不过这个方子好用,几百年下来,靠这一手,他解决过不少本应棘手的事件。

    佘曼身子微动,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便看向了殷扬手中的铜钵,殷扬倾侧铜钵,黄纸飘在了地上,紫砂与红泥洋洋洒洒地铺开倒在黄纸之上。

    铺得均匀的一层红泥紫砂一点点分散开来,像是有人拿着棒子在上面涂抹似的,不多时,两个清秀的字体便显了出来。

    “……孩子?”高景此刻也缓了过来,凑过来弯着腰辨认黄纸上的字体,有些疑惑。

    “坊间传言佘曼嫁给富商后很快便育有一子。”肖业说道,看到殷扬朝自己看了过来,他挪开视线,“而她诞下子嗣后很快便遇难了。这个传言后来不攻自破,因为在传言流传甚广的时候,一向低调得让人找不到行踪的她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里,虽然那只是匆匆一道在马车上的声音。”

    “所以传言中,说佘曼育有一子,在那时也没多少人相信了。”肖业解释道。

    佘曼听懂肖业说的,一双黑漆的眼瞳里蔓延开极致的悲恸。

    “但现在看来,那传言应该是真假相掺了吧……”肖业喃喃道,垂下眼微皱着眉,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却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佘曼向前走了几步,便被殷扬做的符阵困住,她有些激动地伸手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黄纸上只能显示最基本的词义,显然她要说的复杂程度远高于黄纸所能显示的,很快,黄纸上原本清晰的两个娟秀字体猛地散开,变成了一盘散沙。

    “这是什么情况?!”高景惊疑不定地看向殷扬问道。

    “看来情况没那么简单,或许还有不为人知的内情。”殷扬看到这情况微微皱眉,但也没多少意外,黄纸的局限程度太高,能得到一条线索便足够了。

    “虽然你想说的,黄纸上显现不出,但是答应佘小姐完成的心愿,我殷某人绝不会食言。”殷扬一扬手,黄纸便自燃起来化为了灰烬。

    这边的事情这样便差不多告下一个段落,虞小姐听说事情还没彻底解决,索性房子的钥匙就交给了殷扬,直到事情彻底解决了,她再回来住。

    “这虞小姐倒是挺相信你,把钥匙都给你了。”肖业留意到虞小姐把钥匙放进殷扬手心的时候,白皙的手指在殷扬手心里轻轻勾了一下,挑逗**意味十足,不由有些吃味。

    殷扬苦笑,这贴上来的烂桃花他能怎么办。

    “肖业。”殷扬突然开口喊道,语气有些严肃,惹得肖业微愣,发出一个疑惑的鼻音应着。

    “当年你确实也在上海滩吧。”他淡淡开口,笃定道。

    “……”肖业心里一动,他低低笑着摇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那是你没有用心想瞒,你要是有心想瞒,我不照样被你瞒到了最后一刻?”殷扬也笑,听得肖业心里有些疼痛,他自然知道殷扬指的就是当年他的死。

    要说他做过有什么值得他骄傲的事情,说不定把殷扬蒙在鼓里瞒得那么严实,能算得上为数不多的一件。

    “其实你一直在我身边吧?几百年来,我一直能感应到有股极淡的妖气,陌生至极,却又透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熟悉,可惜我从没往你身上猜,没想过你会那么大胆。”殷扬呵笑了声,直到这一次,肖业把佘曼当年在上海滩的事情说得那么详细,他才确认了下来。

    肖业无奈地笑笑,“我也没想过自己胆子那么大,最后还成功了。”他摊了摊手,突然话锋一转,“你把话题往我身上扯,莫非是想转移注意力?”

    殷扬一顿,扯开一个讪讪的笑。

    作者有话要说:  殷扬大大不老实╭(╯^╰)╮

    诶呀小天使们求留言qmq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