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六十九章·两个佘曼

    佘曼在黄纸上留下两个清秀的字——孩子——于是殷扬他们便从这方面入手。

    当年佘曼嫁入了豪门,便专心做起了低调的全职太太,大概是因为佘曼当年从事的职业并不光彩,加上佘曼当时的人气极高,大肆举办婚礼并不可取,所以那时佘曼的婚姻并没有在报刊上大肆宣传。这么一来,无疑给这件案子的调查增加了难度。

    废了一番功夫,殷扬从一只燕子那儿打听到了消息。那只燕子成精了快百年,过去便在那家富人门下做窝,殷扬找到它,那真是找对了。

    严梓便是那只燕子精化为人形后用的化名,他见到殷扬找上门,下意识反思自己这段时间有没有做过什么触犯了这位大爷底线的事情,他琢磨着,偷偷在人家屋檐底下做窝,把人雨蓬搞塌了的事情应该不算吧?

    “我记得你那会儿天天往大上海的歌舞厅里飞,佘曼你总该记得吧?”殷扬问道。

    严梓松了口气,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就好,他想了想,恍然大悟,“您说的是当年的台柱?哪能不记得啊,大美人呢。”

    殷扬闻言露出一个放松的笑,他看向肖业说道,“你看,我就说这燕子色得很,会记得。”

    严梓干咳了两声,它当年不过是不小心飞入了佘曼的更衣室,后来回窝里头吹嘘的时候被殷扬听到了,从此色之一字便如影随形似的跟在它后头了。——虽然这误飞很大原因上也有主观动机……

    “我记得你后来还把窝搬到了佘曼的新家,那你知道她当初嫁给了谁吧?”殷扬继续问道。

    严梓掩嘴笑,“怎么殷扬大人当年那么关注我?这都被您知道了。”他点点头,在殷扬脸色转黑前说道,“当年佘曼嫁的便是上海滩的伦哥,一方豪强呢。不过这婚结的还真是乱,就我这住在他们屋檐底下的,都花了快一年的功夫才搞明白里头的关系。”

    肖业看着殷扬脸色不好也跟着笑,他也好奇,为何殷扬竟然会把一个成精不过百年的燕子行迹记得那么清楚?不过听到严梓说的话,这个问题倒被他放到一边了,显然对方话里有更有用的信息,“乱?怎么个乱法?”

    “你们猜猜方天伦有几个老婆?”严梓伸出两个手指头,“两个。但是方天伦那可是在这圈子里以好好丈夫出名的,为什么他有两个老婆,却从来没有露出过马脚让外人起疑?”

    关于方天伦的事情,殷扬和肖业两人都没怎么打听过,两人看了一眼,严梓没理由瞎编乱造骗他们,那么这说的应该就是真的了。

    肖业微微摇头,“为什么?”

    严梓神秘地笑了笑,“因为他的两个老婆长得一模一样啊。”

    殷扬和肖业两人齐齐一愣,一模一样?

    “你是说孪生姐妹?”殷扬压下惊讶问道。

    严梓点点头,“可不就是嘛,谁能猜得到才情无双的佘曼佘美女竟然还有个长相如出一辙的姐妹?当年我便是一开始不知道这内情,才被那屋里发生的事情搅得一头雾水。”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这对夫妻俩吵了一架,吵得挺凶的,佘曼摔了门跑出去,方天伦也没出去追,后来过了一天,我就听到房子里传出男人女人的笑,我往窗户里瞄了眼,便看到另一个‘佘曼’笑着靠在方天伦身上,那时候我还说这女人变脸比变天还快,前一天哭哭啼啼还动了手,一天后就能小鸟依人了。后来我才知道,敢情根本就是两个人。”严梓说道。

    “吵架?什么时候吵的?”殷扬问道。

    肖业抽抽嘴角,“这都隔了快百年了,谁还记得住?”

    “正巧是我打算闭关冲人形的前两天,我记得可牢了,那关卡我差点就没冲过去。”严梓有些得意,“十月廿三,我廿五闭的关,特地看了黄道吉日挑的时间。”

    肖业眉头微跳,十月廿三,佘曼的尸体在廿四那天被人发现,他下意识看向殷扬,殷扬朝他微微点头,显然也发现了这其中日期之间的巧合。

    “你还记得之前有个传言吗?说的是佘曼产下一子后不久遇难死了。”殷扬轻声问道,“这流言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出来的,如果我们假设,这是发生在佘曼死之后呢?当年佘曼的死被警察署和一个暂不知情的势力封锁了,除了那日在现场的,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消息。”

    “即使消息被封锁了,却依旧有人传了出来。”肖业接口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有死人不会泄露消息,但显然警察署和那方势力还没一手遮天到这个程度,“可是在那之后,便有人看到了‘佘曼’——马车上的匆匆一瞥,却的的确确看到了。”

    “那人看到的‘佘曼’,恐怕就是严梓说的,佘曼的孪生姐妹了。而真正的佘曼,早就死了。”殷扬说道,他微微一笑,“好一出‘狸猫换太子’。”

    “这其中,最受益的是佘曼的孪生姐妹。佘曼一死,她便能彻底取代佘曼的位置,就算以佘曼的名字活着,她也是独一无二的‘佘曼’,更何况世人本来就只知道一个‘佘曼’。”肖业分析道,这么一来,最有动机杀害佘曼的人,就是这个孪生姐妹了,暂不论手段如何,至少和她脱不去干系,“而最有理由窜通警察署封锁消息的,应该就是方天伦。死的虽然是自己的老婆,但那只是之一,他还有一个同样貌美如花才情双绝的妻子在侧,他自然要保住一个。”

    殷扬微微点头,“不出意外,这和真相应该**不离十了。”

    “只是我们推出了凶手,却不知道这和佘曼留给我们的‘孩子’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当日为何佘曼会和方天伦大吵一架负气离开,最后酿成惨剧。”肖业吐出一口气,摇了摇头,“我总觉得,找出了两人吵架的源头,这件案子也差不多能结束了。”

    “孩子?”在旁边安静听着殷扬肖业交谈的严梓突然插话,“这个我倒是清楚一点。其实你提出来的那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

    “什么意思?”肖业问道。

    严梓嘿嘿笑着,“我好歹在人家屋檐底下住了那么久,这些大事情怎么逃得过我的眼睛。佘曼为方天伦生下过一个儿子,不过可惜,也许是产后没得到好的照料,她患上些许产后抑郁,这也就导致了她与方天伦两人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大,后来几乎每隔几天就会大吵一架,竭嘶底里那种。那天吵架的原因,我记得也是因为孩子,具体的倒是听不清记不得了。”

    果然是有一个孩子的,那么佘曼在黄纸上留下的“孩子”二字,想来指的就该是她自己的孩子了。肖业见事情有了眉目,追问道,“那孩子后来怎么了?”

    “ 呃,长大成人了吧……”严梓挠挠下巴,“这之后我就闭关了,后来出关了都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佘曼的儿子我还真不清楚。”

    肖业微微点头,“多谢了。”能进展到这一步,他已经相当满足了。

    殷扬捏了捏肖业的肩膀,“那我们就去拜访拜访当年的上海滩一哥。”

    严梓目送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狗腿地挥了挥手,“大人慢走啊。”

    肖业听见脚步一顿,噗嗤笑了开来,他戳了戳殷扬,“我怎么觉得严梓那么怕你?怪殷勤的。”

    殷扬摸摸鼻子,抓住肖业的手握住,“其实这儿的妖精都挺怕我的,尤其是犯过事儿的。”

    “犯过事儿的还没被你灭了?”肖业挺惊奇,过去这位大爷可是二话不说直接来个魂飞魄散的。

    “人会变的。”殷扬笑了笑。

    肖业低声嘟囔,“你这变化可不小。”

    “当然,那些犯事儿的,犯得也不是多严重,略作惩罚引以为戒就够了。”殷扬解释道。

    殷扬没说,他这么做,其实心里是因为害怕万一当年史青死后没有去轮回殿报道,反而留在了世上,万一也遇到一个跟他过去那般不讲情面的除妖师,会怎样?这样一想,他就忍不住后怕,渐渐地,他刑罚惩戒的时候也就没那么不通情达理了——这做法,颇有点积善求报的味道。

    “那严梓做了什么?”肖业好奇问道,“还让你那么关注他动向。”

    殷扬一噎,老脸难得有些发红,“那家伙偷喝了我一坛子酒,醉酒差点淹死在里头。”

    肖业了然,殷扬对这可是瑕疵必报。

    “后来它赔了我一坛,顺道就注意上了它又换了个窝,正巧就在方天伦屋檐下。”殷扬摊了摊手,要不是为了那坛子酒,他还真忘了有严梓这一号人——毕竟这年头敢打他酒主意的人少得可怜——也幸好是这坛酒,让他顺藤摸瓜摸到了些门路。

    “它敢偷喝你的酒?”肖业有些惊讶了,没想到这燕子胆子倒挺大。

    “放在院子里晒来着。”殷扬轻咳一声。

    严梓真要喊一声冤枉,一坛子酒摆在院子里,它以为是干净的水来着,哪晓得是烈酒?喝了一口就蒙了,再醒来就被人抓了现行,还得赔酒。

    宝宝心里苦,可是宝宝不敢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茈青】小天使投了一颗地雷~么么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