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七十章·两个佘曼(2)

    虽说近百年时间过去了,但是方天伦一家人住的地方倒是没变,地处闹市,却出奇得静。

    殷扬他们这一次来,是明目张胆来调查人家的,自然正门走不得。三个人似是散步似的,在附近闲逛了快一个多钟头,才找到一处地方让他们偷偷进了别墅里。

    “不愧是黑道发家的,这保安措施真他妈全。”高景进了别墅后轻啐了一口说道。

    “你看好苏泷,别让他搅和了。”殷扬瞥了高景一眼,又看了看已经变成龙形打算扇着翅膀飞起来的苏泷,说道。

    苏泷的一对小翅膀没扇动两下,就因为殷扬这一句话,被高景压住了。高景忙点头保证不让龙大爷坏了正事,随后低头威胁了一通,声称龙大爷要是再乱动,他就再也不带龙大爷出来溜圈了。龙大爷被威胁住了,恹恹地甩了两下尾巴,趴坐在高景手心上,收拢了一对翅膀,安分极了。

    肖业看着这两活宝,一个说着不入流的威胁的话,一个却偏偏被这样的话威胁到了,只觉得额头有些抽痛,他撇过脸,不忍看到堂堂一条真龙竟然被高景养歪成这幅模样。

    “我们往哪边走?”高景抱着龙大爷,看了看四周,轻声问道。

    “四处看看。”殷扬说着,眼睛扫了一圈,虽然是来查佘曼孩子的下落,但他们手头上半点线头都没有,就是殷扬,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一边躲着保安的巡逻和监控器的探查,三人一龙悄悄地把这幢不小的别墅逛了个遍。

    路过一处花坛的时候,肖业敏感地侧了侧头,视线在花坛上凝住。

    “怎么了?”眼睛余光一直放在肖业身上的殷扬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的异样,他看了看周围,却什么也没发现,于是轻声问道。

    肖业见状低声喃喃道,“没感觉到吗……”

    他轻轻摇了摇头,“等我一下。”他说着,身形一动,高景只看到了一个残影,肖业便不在他的视线里了。

    肖业再次出现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殷扬皱着眉以保护的姿态把人拉到自己身侧,“怎么回事?”

    “这个后花园有些问题。”他说道,拍了拍殷扬的手安抚道,“在这个花坛边上,我感应到一股抑制我力量的波动,而这股波动你们却都没有感觉到,说明它针对的只有我一人。”

    “所以我探测了花园一圈,发现这里的五个花坛附近都具有相同的波动,在抑制削弱我的力量。”肖业说道。

    “没有道理啊,为什么我们都没感觉?”高景疑惑地问道。

    “你大概忘记了,我和你们不是一类人。”肖业笑笑,“这股波动针对的是我,或者说,我这一类的东西。”

    高景一愣,恍然反应过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讷讷地道歉。

    肖业摆了摆手,让高景无须在意,他继续解释道,“想到这一层后,其他之前忽略的地方一下子变得明显起来了。这五个花坛分散在五个方向,而花坛内圈,又种着一小圈盆栽。这样的布局不仅别致对称,而且同时也是一个五芒星的图样。”

    “五芒星有压抑邪恶力量的能力。”高景一点就通,马上明白了过来,“这么说来,这间别墅也不太平?”

    殷扬笑了笑,“这么说来,我们倒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进来了。”

    几个人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站在大别墅的门外,门外看守的保安很快把门打开,毕恭毕敬的把四个人请了进来——龙大爷变成了小孩的模样,由高景搀在手里——保安疑惑的目光在龙大爷身上停顿了一秒后,很快移开。

    “听闻殷先生有才。”屋里坐着一个女人,腿上盖着厚重的毛毯,她大约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六十岁的老人一般憔悴苍老。

    “不知道殷先生是怎么知道我这儿发生的异样呢?”女人略带警惕地问道,她双腿这两年渐渐萎缩,像是被冰冻在了冰柜里一般,夜里时长被寒气疼得醒过来,但是这件怪事除了家人以外,她从未和其他人提起过,毕竟原因她也有些了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为了家族荣誉,她只好一个人默默承担下来。

    “自然是有我殷某人自己的途径。”殷扬笑了笑,他手指停在女人双腿之上,“介意我掀开来看一看吗?”

    女人咬了咬牙,殷扬的回答太模糊,但她也不想错过这可能得救的机会,她点点头,掀开了腿上盖着的毛毯。

    高景轻呼了一声,下意识拿手盖在龙大爷的眼睛上,被龙大爷不满地拿了开来。

    那双腿已经萎缩得像是一根剔光了肉的肉骨,只有皱起的暗黄的皮肤覆在骨头上面,看起来只有小孩腿粗。殷扬的手只是微微靠近那双腿,便已经能感受到那股冰冷的寒气。

    他微微皱眉,这股寒气带着极其怨怼的情绪,明显得毫不加掩饰。

    “方小姐是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的?”殷扬问道。

    “三年前,家母去世后。”女人回道,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家母也正因这……古怪毛病去世的,不知这是不是遗传毛病?”

    殷扬露出一个带着不明显的讽刺意味的笑,“方小姐所说的,可是‘佘曼’女士?”

    “……正是家母。怎么了?”女人有些敏感地觉出殷扬的笑让人不太舒服,她微微皱眉答道。

    “那恐怕和医学上的传统疾病没什么关系了。”殷扬说道,重新坐回沙发上。

    女人脸色变了变,“你知道什么?”她压低声音低喝道。

    “看来你也是知情的。也是,不然那花园里怎么无端端摆一个五芒星阵?”殷扬笑了笑,“不过,方小姐可知道,你摆的五芒星阵,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女人没有出声,大约在思考什么。

    殷扬等了近一分钟,他豁然站起,把女人吓了一跳,他眯起眼睛,声音清冷,“我没有功夫和方小姐你在这做猜谜的游戏,方小姐如果不想恢复,那殷某人就此告辞了。”

    女人被这一激,猛地慌了阵脚,她急急出声道,“殷先生且慢。”

    肖业勾了勾唇,高景也看出了自家老师显然是在拿腔,在心里轻松了口气,暗叹殷扬这一棋走得真果决,也真险,万一这女人再坚持点,他们不是得真走人了?

    “其实这五芒星阵,是家母在世时请人布下的,具体压的是何人,我的确不知道。”方小姐咬了咬唇,说道。

    殷扬摇摇头,“我说过,方小姐,我没工夫在这里和你做猜谜语的游戏。如果方小姐不肯说实话,那还挽留在下做什么?”

    女人见糊弄不过,两手握紧成拳犹豫了几秒,终于松口,说道,“真是瞒不过殷先生,希望殷先生不要怪罪我之前的不当。”女人聪明地先放了软,然后慢慢说起来,“家母在世的最后几年,这冰冻的古怪毛病越发明显,从脚底开始,迅速向上蔓延,家母总说,是有东西向她来讨债了,却不肯说究竟是谁。”

    “直到家母闭眼前的最后一天,家母才告诉我,说我之前还有一个哥哥,却是夭折了。她让我之后多做善事,为我那夭折的哥哥祈福。”女人说道,“我起初并没有把家母临终前的话放在心里,直到后来,我的双腿也逐渐出现这般状况后,才恍然回忆起来,开始做善事,积善福,这双腿的恶化才不像当年家母那般快速。”

    “你哥哥葬在了什么地方?”

    “据家母所说,是海葬,就葬在了这江里。”女人说道。

    殷扬发出一声嗤笑,海葬?说得倒是冠冕堂皇。

    肖业脸色不太好看,海葬,那岂不是说明连那孩子的尸首都打捞不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